佛教资讯 > 国内新闻 > 陕西发现未见著录清初刊刻佛教《大藏经》

陕西发现未见著录清初刊刻佛教《大藏经》

更新日期:2017-07-26浏览次数:186 作者:田进
陕西发现未见著录清初刊刻佛教《大藏经》。 陕西省社会科学院
陕西发现未见著录清初刊刻佛教《大藏经》。 陕西省社会科学院
陕西发现未见著录清初刊刻佛教《大藏经》。 陕西省社会科学院
陕西发现未见著录清初刊刻佛教《大藏经》。 陕西省社会科学院

  中新网西安 (记者 田进)陕西省社会科学院21日透露,陕西省社会科学院古籍整理研究所暨陕西省古籍整理办公室在陕西省现藏古籍普查和《陕西现藏古籍总目》编纂过程中,在该省榆林市星元图书楼发现了一部清朝初期刊刻未见著录的佛教汉文《大藏经》。

  据介绍,专家对该馆所藏这部《大藏经》进行了实地考察和初步鉴定。由于这批经卷原藏榆林定慧寺,现藏榆林星元图书馆,因此暂定名为《榆林藏》。这是在全省现藏古籍版本调查中的重要成果和重大发现。

  汉文《大藏经》是汉文佛教典籍的总集。现知第一部刻本《大藏经》为北宋开宝年间刊刻,称为《开宝藏》。目前已知存世的汉文《大藏经》共有20余种版本。《榆林藏》不在其中,为一种新发现的汉文《大藏经》,在文献学及佛学研究方面均具有重大的学术意义。

  这部佛教汉文《大藏经》,全为经折装,每版30行,折为5面,每面6行,每行17字。每卷首刻说法图,卷端题名之下有千字文编号,版序编号下间有刻版捐资者姓名。卷末刻护法图,护法图前有长方形题记墨围,右侧外题“江南陈龙山经房虔造”,左侧外题“住南门内都使司对过”,墨围内多为空白,间有墨书供养题记。汉文《大藏经》一般按千字文编号排序,据不完全统计,此《大藏经》千字文编号现存80余字号,至“鱼”字号止。综合刻版及供养人题记等信息,初步可以断定此《大藏经》刻于雍正五年(1727)之前,为当时榆林定慧寺住持照秀、照鼎等请来供奉。至于其版本渊源及刻印情况,尚有待进一步考察研究。

  专家表示,这部《大藏经》的发现,是继民国初年在陕西开元、卧龙寺发现宋元版《碛砂藏》及上世纪80年代在法门寺发现《普宁藏》之后的又一重大发现,为研究明清之际汉文佛教《大藏经》的刊刻与流传提供了非常珍贵的实物资料,无论是对佛教文献学和大藏经编纂研究,还是对版本学和印刷史研究,都具有非常重要的价值。(完)

打印 本文来源于:中新网
返回顶部